首页 > 杂志 > 澳洲直擊 港女遊學賣淫實錄

澳洲直擊 港女遊學賣淫實錄

廿二歲的 Daisy在今年三月,參加工作假期計劃( Working Holiday)到澳洲西部柏斯旅遊兼學習,原來在當地一按摩中心從事賣淫工作。


不少年輕人都熱衷去澳洲農場摘蘋果體驗外國生活,然而父母勢估不到,部分青少年原來去摘禁果。

政府大力推廣工作假期計劃( Working Holiday),先後與澳洲、日本、新西蘭等國家簽訂協議,鼓勵香港年輕人到外國旅遊兼學習。當中,澳洲是最熱門地點。

說得美輪美奐,又話可到該地農場打工,又可賺取生活經驗,成為不少香港青年的夢想。不過,記者上星期飛抵其中一個熱門點澳洲 Perth(柏斯),發現原來近年澳洲勞工飽和,不少持有 Working Holiday護照的港人在當地待了好幾個月,仍一工難求。

於是,有中介人用高薪利誘方式,誠聘港女在當地按摩場打工,專門替鍾情亞洲女孩的外國人提供色情服務,月入最少五萬。

所謂的 Working Holiday,淪為港女到外國的賣淫假期。

臨近暑假,不少畢業生上網找尋出路。網站 uwants討論區,就不斷刊登「 Perth Massage招人,打算 working holiday的請進」帖子,吸引不少網民查詢。

原來那是一則向有意到外國參加 Working Holiday的少女招手的廣告,講明是到澳洲柏斯做按摩師,更標明毋須經驗及薪優。記者留言聲稱有興趣,獲得一個區號 61的澳洲電話號碼。長途電話接通,一名自稱 Cindy的女人以英語接聽,聽到記者是香港人後,就用帶北方口音的普通話說起話來。


進入按摩房後, Daisy會為脫光衣服的客人全身推油,其間會問客人是否須要額外服務。手淫收費三十澳元,上半身赤裸另加五十澳元,全身赤裸另加一百澳元。

記者抵達澳洲後,中介人 Cindy立即相約在按摩店門外見工,她指將會聘請大量港女到店內工作。

澳洲 Working Holiday
網上招聘

「咱們是在 Perth(澳洲柏斯)做推油按摩的,客人脫光,你幫客人用油推全個 body。」 Cindy說。

「香港來的小姐,幹這個很賺錢的,主要的收入不是靠工資,是靠客人給的 tips, tips是自己全拿的。」 Cindy表示剛開始時,每天的工資不會低於一百澳元( 1澳元約兌換 8.35港元),有經驗的還會升至五、六百澳元。

說得曖昧, Cindy進一步開門見山說:「你也猜到這是做什麼啦?但咱們在這裡不用跟客人做愛,說俗一點,就是替客人打飛機(手淫),你可以選擇做或不做,但當然做的話收入才可觀。」 Cindy在電話中滔滔不絕,聽見記者正申請澳洲工作假期計劃簽證,她就更加把勁︰「咱們這裡不時就有很多香港來的小姐短期工作,現在就有幾個,都是從香港過來的,也是 working holiday,你過來的話可以互相照應……

「其實你過來澳洲後,試下找工作就知道不容易。我敢說,在我這兒工作賺錢容易,比香港多很多。」 Cindy掛線前仍落足嘴頭︰「你放心吧,你到埗後我會給你 training(訓練),也可以看教按摩的光碟。做完賺幾十萬回香港後神不知鬼不覺,想一想吧……」

該按摩店位於柏斯市郊 Cannington,離市中心半小時車程,入夜後大批老外駕車而至。

在 uwants討論區,出現標題為「 Perth(澳洲柏斯) Massage招人,打算 working holiday的請進」的帖子,打正旗號招聘參加工作假期計劃的港女到按摩店工作。而澳洲網上辦理工作假期手續簡便,參加者只須打印當局所發的電郵簽證,便可入境。

柏斯色情按摩店

澳洲正值冬天,氣溫只有十餘度,但店內按摩女郎全都以小背心及短褲的性感衣裝工作。

記者上星期飛抵澳洲西部一百六十萬人口的 Perth(柏斯), Cindy得知記者到埗,即催促往其按摩店見面。該按摩店位於市內的 Cannington,距離柏斯市中心約半小時車程。

店鋪是一間外牆米白色的單層平房,門外掛着一張海報,寫着中式按摩、泰式按摩七天營業,沒有店鋪名稱,附近杳無人煙,上門的客人都要駕車才能到達。

甫進入,年約四十歲、身形略胖的一名中國女人正在員工休息室等候。看見記者,該肥女人立即上下打量說︰「我是 Cindy,你辦好 working holiday護照沒有?」

當記者表示還未申請妥當時, Cindy即跌坐在沙發說︰「噢,那香港來的小姑娘正在工作,待工作完畢她會教你怎樣申請。」

話未說完,貌似藝員陳法拉的 o靚妹踏入休息室,帶點稚氣地打招呼說︰「 Hi,我叫 Daisy,大家都係香港人。」澳洲正值冬天,室外氣溫只有十度,但室內有暖氣,因此化了妝的 Daisy打扮性感,只穿着小背心、熱褲及拖鞋。

澳洲最易申請簽證
二十二歲的 Daisy得知記者從香港來,即他鄉遇故知般,坐在休息室分享她來澳洲 Working Holiday的點滴。

「我响香港賣護髮用品,係 Salon做 supervisor,得一萬蚊,扣埋 MPF,一萬都冇,我覺得好慘囉,响香港根本搵唔到錢,聽 啲朋友講可以試吓去 Working Holiday,去外國工作賺錢兼旅行,順便想學英文增值。」 Daisy說在香港曾任侍應、酒吧拳手等工作,但嫌薪金低,工作時間又長,故決定到澳洲一試。

「我自己好想去旅行,但一直冇錢,來來去去都係去台灣、大陸,今次係我第一次衝出亞洲。咁多個國家,澳洲最容易申請,咪過嚟囉。」

Daisy回憶,申請澳洲工作假期簽證很簡單,只要是三十歲以下,上網申請,次日去驗身,幾天後就獲批准。

「我上網填表,第二日去尖沙咀驗身,五日後就有 email通知我 OK,都唔使一個禮拜。話就話澳洲當局要申請人有幾千蚊澳元在戶口先得,但我都無,亦沒有人 check過。如果佢真係要 check,先問人借錢放 啲錢落戶口 show囉,之後撳番出來就 OK啦。」 Daisy熟練地教導記者如何「快速」申請澳洲簽證,並說出自己的經歷。

Cindy與另幾名來自亞洲的按摩女在休息室內,不停游說記者返工,更強調在澳洲從事色情行業,風險小收入豐。

自二○○一年起,政府大力推廣工作假期計劃,至今已有逾萬名參加者。每年,都有大量有關澳洲遊學經驗的書籍出版,吸引更多人參加計劃。

錢少農場工 No Way
獲得簽證後, Daisy在三月飛抵澳洲,起初地點是澳洲悉尼,到埗後立即搵工。

「我在悉尼搵咗兩個禮拜,先搵到份化妝品 Sales,得一百蚊澳紙(港幣八百三十五元)一日,仲要跑數。我英文又唔掂,根本 Sell唔到,無幾耐就炒 咗。」

眼見悉尼無路, Daisy在五月初決定轉戰西部的柏斯( Perth)。

「我又上網又睇報紙,出街逐間 shop派自己 CV(履歷),連珍珠奶茶店都願意做,一個回音都冇。基本上啲人一聽到你係 working holiday過嚟,就已經唔想請,因為知你兩、三個月,最多半年就會走,人哋點解唔請個長工?」 Daisy說曾聽聞到澳洲可以到農場打工,但實際上錢少又辛苦。

「聽人講做 farm的而且確有廿幾蚊澳元(約二百多元港幣)一個鐘,但而家愈來愈多人過嚟澳洲搵呢類工,所以現在壓得很低價,得番十蚊個鐘,仲要凌晨三、四點勁凍嗰時起身開工,下晝好熱好曬,日曬雨淋,一日做成十幾粒鐘,仲要勁多蛇蟲鼠蟻,人工低又辛苦,邊有人做?」又嫌錢少又嫌辛苦的情形下, Daisy過了近兩個月還未找到工作,食住使費迫在眉睫,於是決定到按摩店工作。「其實之前我在網上睇個招聘貼,一早打過電話給 Cindy,佢話等我返工,是我始終猶豫不決才冇應承,後尾見其實好多香港女仔都做過,我咪試下囉。」 Daisy最終到按摩店開始其賣淫工作,她說不少捱不住辛苦港女,都會走上這條路。

另一名港女 Sasa,在該按摩店工作多年,現被派到新店,負責教導新來的港女待客之道,還熱情地到門外迎送客人。

當有客人時, Daisy面帶笑容,從走廊步出迎接客人,然後引領客人入房,開始她的特別服務。


只打飛機 不做愛
記者連日所見,到按摩店光顧的除了外國人,亦不時有中國人光顧,甚至有香港來的留學生。
Daisy每天早上十時到按摩店開工,門外設有閉路電視,有客人光顧,她從休息室的畫面看到有客,就會步出走廊,到大門迎接客人。

店內設有五間按摩房,每房設有一張按摩床,燈光微暗,房內播着悠揚的外國音樂。

Daisy表示每次按摩要在事前付款:「呢度唔同香港,要收咗錢先開始做。」付款後, Daisy開始為脫光衣服的客人正經推油按摩,直至按到腳時,才羞怯地問︰「你須不須要特別服務?」

Daisy就每項服務收費說明︰「打飛機(手淫)收三十澳元,除上半身衫加埋撫摸另加五十澳元,除全身衫加埋撫摸另加一百澳元,我喺呢度只係打飛機,唔會做愛。澳元對港元一兌八點幾,你就知有幾好搵,平均每日都千幾二千元港紙。」 Daisy再次提醒,為客人手淫前必先收費,然後才脫衣,因為怕客人摸完後走路,追數無門。

月入五萬港元
她坦言到按摩店工作,香港家人和男友全不知情。

「我最怕遇到香港啲客人,我唔想俾人發現自己嚟到澳洲 Working Holiday原來做呢 啲 嘢。我只同我男友講話係正宗推油工作,唔知要打飛機。我絕對唔可以俾人知我係做呢啲嘢吖,點知人哋會點睇?」怕人知道,卻要繼續做,是因為收入豐厚,令 Daisy見錢開眼。

她說,當地的外國人喜歡身形嬌小、小麥色皮膚的亞洲女生,所以像她一樣從亞洲來的按摩女非常受歡迎。按摩店收費一小時七十澳元,按摩師拆賬廿五,如客人要求手淫服務,一次收小費三十澳元,如客人要求摸胸、腳,逐樣加錢,小費不用與店拆賬,全部由按摩女自己袋。

「所以有時我一日自己袋幾百蚊澳紙。另外公司每日用現金出糧,所以唔須要報稅,全部淨收入。」她說她從五月開始到該按摩店工作,僅一個月時間已勁賺五萬港元。

「一個月搵到近六千多澳紙,喺呢度返三日工,已經等同响香港成個月份糧。」 Daisy笑說自己一世人也沒賺過那麼多錢,扣除生活費後仍能儲到三千澳元(二萬多港元)匯返香港。「响呢度真係搵到錢!」 Daisy為自己的賺錢能力心感驕傲。

Daisy在澳洲生活苦悶,每早九時許,在男友人陪同下到住所外的巴士站等車上班,直至晚上十時下班,在工作假期中,只剩 Working,沒有 Holiday。

該店職員表示, Cindy在十多年前從大連移居澳洲,每朝早都會與丈夫到店鋪巡視。

生活極苦悶
Daisy到柏斯後,與朋友及當地幾名讀書的華人合租位於 Cannington附近一所平房,每人每星期租金八十澳元(約七百元港幣),再加食用上網水電煤,每月使費約八百澳元(約六千多港幣)。

按摩店與 Daisy的住所相距約十分鐘車程,記者多天以來,發現她早上九時多從住所步行到巴士站,然後乘巴士到按摩店對開的車站落車,朝十晚十,每天工作十二小時。

「我每朝早搭巴士返工,要好準時,因為一個鐘得一班車,走咗就沒有。夜晚十點放工無晒車,所以公司有車的人會送我走,慳唔少車費。」 Daisy坦言,來澳洲後每天生活慳儉,除了返工放工,吃的都是超級市場特價食品。

「我通常煮 pasta囉,一包 pasta特價嗰時一蚊澳元就有,可以食幾餐。」她說,至今亦甚少出外用餐︰「間中會去對面商場買 lunch,都成十幾蚊,好貴。」

每週二是 Daisy唯一的休息日,可是她唯一的娛樂,就是跟朋友到按摩店對面的超級市場買齊一星期的日用品。

「一來我無車,邊度都去唔到,二來其實我嚟澳洲係想搵錢,其實聽人講 Tasmania(澳洲一旅遊景點)好靚,不過睇來我都唔會有機會去到……」 Daisy無奈地說。

港女留學生師傅
該店內共有五名女生工作,除 Daisy,還有另一名香港女生,一名內地人及兩名泰籍女生。該名同是從香港到澳洲的女生名叫 Sasa,二十多歲,三年前以留學生身份到澳洲後,就在該按摩店工作, Daisy說所有大小事都是 Sasa指點她。

Sasa亦十分熱情,不時透露在澳洲的生活︰「澳洲十間有九間按摩場都係飛機場,啲鬼佬好鍾意打飛機。」 Sasa指她每天工作完畢,便在休息室的梳化睡覺,工作地點就是她的家。

她透露她在香港時已做按摩女,但因在香港賺不到錢,數年前到澳洲打工。

Sasa老練地說︰「我就有經驗,識得打飛機技巧同點處理麻煩客,所以不時都會教啲新來的後輩,近排公司請了很多香港嚟短期護照的女仔,佢 哋大多生手,所以我才喺舊鋪調過來教佢 哋。」

Sasa說她十分惦念香港,見到香港的女仔分外有親切感,還問 Daisy今年聖誕節會不會一齊返香港。
「返去香港拎六千蚊呀,遲啲拎仲多兩百。」 Sasa笑說。


不少教育中心在暑假前後舉辦有關 Working Holiday的遊學講座,大批香港青年參加。

數年前, Cindy在柏斯市內與澳洲人合伙開設第一間按摩店,生意火紅,今年四月再開現在這一間,二人不時在店內檢閱營運數簿。

學英文「 Extra Service?」
Sasa坦言到澳洲多年亦未能學會簡單的英文會話; Daisy亦表示,客人來店按摩,雖然會以簡單英語聊天,但她自己最常說的只是︰「 Extra service(額外服務)?」

僅中五畢業的她,一心想到澳洲旅遊加學英文,但在按摩店工作,談話對象多是 Sasa及按摩店老闆 Cindy,很少說英語。

「真好笑,所以我來到澳洲後,反而普通話好 咗。」 Daisy笑說。

據職員表示, Cindy是大連人,十多年前從內地移居柏斯,其後與一名澳洲男人合伙在離柏斯十分鐘車程的 Inglewood開設第一間有提供手淫服務的按摩店,她負責找中國籍的按摩女,澳洲男人則負責當地的業務。

今年初,二人見生意暢旺,在離市中心半小時車程的 Cannington開這間第二分店,開業兩個半月,生意愈來愈好,每天最少有二十個客人。

「咱們找一個澳洲人合作,因如有什麼事須要本地部門幫忙時,有本地人疏通會方便一點、快一點。」 Cindy分享她在外國經營賣淫場所之道,同時表示正計劃開更多的按摩場,所以正大量招聘港女返工。

半個月前,同樣參加工作假期計劃到澳洲的 Bianca,在柏斯市中心接受訪問,坦言在當地難找工作,至今仍在失業中。

採訪當天,該按摩店澳洲籍合伙人,與國內來的按摩女在休息室內閒談,以「 Eat」、「 Silly」等簡單英語溝通。

做按摩女不報稅
除了 Cindy的按摩店,記者在當地華文報紙上,見到大量招請女按摩師的分類廣告。除柏斯外,大城市如悉尼、墨爾本等地的按摩店,尤其中式按摩,大部分都有色情服務。

當地人表示,原來澳洲的按摩場獲得牌照後,便可開店營業。只要工作人員持有相關工作簽證就可工作,沒有涉及實質的性交易,當局很少理會。其中,一間以「週薪五千」招聘女按摩師,記者致電後,對方坦言工作性質包括為客人提供手淫。

「就算你是 Working Holiday Visa,我們都會聘請,一星期可以賺五千澳元,毋須考慮啦!」接洽的一名中國女人,在電話中強調收入絕不報稅,大力游說。

Daisy的工作假期簽證將於明年三月屆滿,她說沒有想過將來,只是想利用這短暫的簽證時間,盡量搵最多的錢。

「我當初嚟澳洲,一心諗住搵夠錢,就可以去玩,不過現在只有 working,沒有 holiday。」 Daisy最後苦笑。

當地不少華文報紙,都有招聘女按摩師的廣告,大部分是色情服務,其中一份更指週薪達五千澳元,吸引大批失業的中國女子應徵。

回港無優
Eva去年從澳洲回港,認為在參加工作假期計劃後,回港後並沒有幫助。

「我去之前做 waitress,去到之後,因為本身英文唔好,好多要同人溝通啲工都唔請,基本上都係做農場,都係摘提子、蘋果、剪枝等,日做十幾個鐘,日日對住啲植物,唔好話講英文,其實係乜都唔會講。」 Eva回港後,覺得英語並沒有太大的進步,也未能轉行。

替學生辦理有關工作假期簽證的英孚教育,其課程負責人吳先生表示,本港近年愈來愈多人參加工作假期計劃,一週約有五十個相關查詢,其中八成是到澳洲。

「當中佔七成是女性,年齡以廿二至廿六歲為主,通常是畢業後工作了一至兩年的年輕人。」吳表示在澳洲找工作,夏天會較冬天容易,因澳洲夏天是旅遊季節。不過,他亦提醒有意參加工作假期的年輕人,應先預備一至兩個月的生活費,約港幣三至四萬,以防找不到工作。另外,到達當地後盡量建立人際網絡,有利找工作及互相照應。

澳洲冇限額
根據勞工處的回覆,工作假期計劃有七個國家可選,包括澳洲、新西蘭、愛爾蘭、德國、日本、加拿大及韓國。澳洲是其中一個最早實施工作假期計劃的地方。年齡十八至三十歲的年輕人可向有關國家申請工作假期簽證,於當地最多十二個月的逗留期間旅遊並從事短期工作。截至二○一一年四月底,一共約有一萬六千名香港青年參加有關安排。澳洲領事館資料表示,去年近四千人申請到澳洲工作假期。除了澳洲外,每個國家均設有申請配額。

澳洲逃稅違法
賣淫不會被罰

持工作假期簽證到澳洲的人士,在澳洲期間,必須符合所有工作假期簽證的條件。如有違反,持證者有可能被取消簽證,並須要離開澳洲。持簽證者如在沒有得到有關部門准許前,在六個月內受聘於同一僱主,即屬違反簽證條件,簽證亦有可能被取消。

澳洲政府對所有意圖或實質逃稅行為表示極度關注,如有違反,僱主及員工均會面對嚴重的後果,包括被起訴。

另外就有關港女提供色情工作,澳洲領事館回覆,性工作(賣淫)在澳洲各省及區域,備受不同程度的管轄,大部分省及區域,允許某種形式賣淫。只要這個工作是符合該省或區域的法例,賣淫不會被處罰。

About these ads
分类: 杂志
  1. 还没有评论。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加关注

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。

%d bloggers like this: